Noire

脑洞1——金丝雀5

    在山路上,我看到那个齐马的车夫正驾驶着一辆棕红色的马车,车后是他们的家纹——一只翻飞的,长着黑龙头颅的火焰巨鸟。两匹上好的骏马并驾齐驱,健壮的车夫正挥舞着马鞭。而他就坐在里面。
    当那辆马车来到悬崖边,我看到他的车轮迸出了几粒碎石,但他们的下场不会比碎石好多少的。我把它掀了下去,听着那个齐马的大声呼喊,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吧。他怎么配拥有你呢,我亲爱的小金丝雀。大马士革玫瑰已经开遍了爱丽丝之园,伴随着温暖的风,醉人的香气能晕染整个王宫,却仍然不及你的万一;白桥的金粼早已浮动了万千岁月,在每个拥有骄阳的清晨,金色的薄雾能笼罩整片海域,也比不得你裙角的一抹轻纱。你是那么的美,以至于所有形容美的词都在你面前黯然失色。
那个可怜的车夫先被甩了出去,肢体摆出一个奇特的姿势,沉闷的一声后在崖壁上开出了一朵大大的红,他没来得及叫出声来就已经不能说话了。那两匹上好的骏马先是一匹折断了脖子,一匹摔断了腿,紧接着摔断了腿的那匹的脊椎重重的砸在一根伸出来的树干上,周身的皮毛也被刮的翻卷,让那棵树上开满了红色的的花,鲜嫩的绿叶衬着艳红的花煞是好看。由棕变红的两匹骏马拉扯着马车飞快的朝着死亡的国度奔去,就好像被技术高超的车夫驱赶着。
    当然,至少要比刚刚那个更高超。
棕红色的马车直坠崖底,有着龙头的巨鸟也被茂密的枝叶缠绕,带着一些飞溅上的红色,就像是真正的它身边一直围绕的,永不熄灭的火焰。而那个齐马已经没了生息,这个认知让我感到格外的愉快。
  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夜莺,他不应该去碰别人的笼子。更何况你并不是笼子里的夜莺,而是一只连我也舍不得放进笼子里的金丝雀啊,我亲爱的小姐。
    你注定与我相遇。

一脸懵逼

我要挂人!
那是一个亚瑟,一个与众不同的亚瑟【烟】
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,愉快的打开农药,准备消消食【巴啦啦能量.JPG】
选了扁鹊,同队有一个亚瑟,看起来很靠谱的样子(ಡωಡ)。
开局我就往中路跑,一看亚瑟也来了,心里真高兴(//∇//)。
于是我们猫在塔下猥琐死了对面的荆轲妹子【金馆长.JPG】
然后我一看,亚瑟血掉了一半,扁鹊的血也掉了,干脆加一下血吧✧٩(ˊωˋ*)و✧。
然而,万万没想到。
那个亚瑟!他竟然开始在光滑的地板上摩擦~摩擦~【黑人问号.JPG】
或许是人家手滑了呢(´゚ω゚`)淡定,淡定(o^^o)。
正当他终于停下,我要给加血的时候!
他竟然围着扁鹊开始做圆周运动!大风车吱呀吱呦呦的转~
啊……说不定又手滑了呢(´゚ω゚`)。
呸(*`へ´*) !
【吔屎了你.JPG】
然而更没想到的是!他竟然回城了!
对!不是掉线那种自动回城!是自己回的!
EXM???
你当扁鹊是什么?
你留一个扁鹊独自推塔还要防备敌方?就初期那么点攻击力?
呵呵*^_^*
【手黄再】
一会删<(`^´)>

脑洞1——金丝雀4

    日安,亲爱的小姐。就在昨天,我终于知道了你是为什么而烦恼。说实话,这让我感到非常的意外,你完全可以相信我,我亲爱的小姐。能为你处理这件事,完全是我的荣幸。
    你不知道,我多么想把你拥在怀里,就好像拥抱我永远也触不到的光,告诉你不用担心,对你说你是我的。但我怎么能去玷污你。
    而更让我不悦的是,你身后的“尾巴”仍然没放弃。
    前几日,为了知道你是为什么而感到愁闷,我去询问了一些平日里相熟的女士,希望在她们轻摇的羽扇和摇曳的酒液中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。但她们在我心里,还比不上任何一块被你足尖亲吻过的土地,她们根本不配与你相提及。如果让你感到丝毫被当做谈资的不悦,我会在事后把她们全部处理干净。
    我从她们那儿得知,你的父亲,卡贝斯公爵最近遇到了一些比较微妙的小困难,这让他身陷泥潭,以至于很可能再维持卡贝斯的荣光。因此他求助于亚当斯公爵,甚至想要让你成为他的儿子,那个齐马的妻子,来加固他们之间的关系,计划也才能继续。
    知道这个消息,让我有些出乎意料,毕竟他明知道那个家伙是个有名的齐马,摘下的娇花能够堆满他的花园,名声甚至已经传到了大陆的西岸。他还坚持这么做,不顾你的本意。我曾经认为他是爱你的,他视你为掌上明珠,看来这只是因为筹码会更大吧。
    但这却让我有些忍不住的高兴,这说明你遵守了我们之间的约定,并没有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别人。不然,你的父亲第一个找到的应该是我,哪怕他明知我的身份,也明知我的年龄。而不是去找那个亚当斯公爵。
    这也提醒了我,要采取措施了,我亲爱的小金丝雀。相信我,没人能让你做你不愿的事
    在做完决定后,我仍然忍不住想象,如果我把这些事透露给你的父亲,他一定会让你嫁给我吧,我亲爱的小姐。
    而你会开心吗?
    我望着窗外,金色的阳光一如你的发尾,蓝色的天空与大海好像是你的眼睛,而浪花就仿佛那天的你脸上抹不去的哀愁。好像眼前又浮现出了你的脸,我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,却又在即将触碰到阳光时突然放手,或许我的确不应该占有你,你是那么的美好,也是那么的耀眼,就像是这窗外的阳光,虽然它比不上你分毫,但我却突然找不到任何能够让我来形容你的词汇。或许你的确应该在阳光下,而不是在我身边的阴影里,我亲爱的小金丝雀。
    至少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   

   

脑洞1——金丝雀3

    真高兴又见面了,我亲爱的小金丝雀。这离我们上次见面已经有一月有余,我真的真的非常想念你,但我不能去打扰你,这会给你带来麻烦的,我并不想这么做。
    你站在一条清澈的溪流边,身穿一件粉色的长裙,同色用金线绣着玫瑰的束腰勾勒出你优美的身形,金色的长发被白色的斗篷遮盖住,雪白的布料随着微风缓缓浮动,抖落一两片不知何时沾染上的花瓣,它不该用如此肮脏的身体去企图玷污你的,我让它在落地之前便碎成了粉末,当然,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。
    “日安,我亲爱的小姐,一个多月不见,您还是那么美丽”我笑着给你打了个招呼,三十七天零二十小时不见,我真的真的非常想念你,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,不过你似乎不是那么开心,这真是件令人担忧的事情。
    “日安,怪先生,谢谢您的夸奖,您也依然容光焕发”你转过头,对我露出一个略显勉强的笑,你的脸色有些苍白,却无损你的美丽,甚至又给你添了一份脆弱,但现在这并不重要,我迫切的想知道是什么让你如此伤心。
    “我亲爱的小姐,请问最近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吗?”我微微皱起眉“您看起来很憔悴”
    “…不,并没有什么”你低头看着溪流中飘荡着的花瓣,它们被溪水肆意的冲刷,卷携,毫无反抗之力,当再抬起头来的时候,你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活泼“只是最近有些无聊而已,让您担心了真是抱歉”
    “既然您没事,那我也就放心了”我对着你笑了笑,好像真的相信了你说的话似的,既然你不愿意说,我也只能自己去寻找答案了,我不会逼迫你说出来的,毕竟这是又一次的打击。
    我亲爱的小金丝雀,你是我的,也只能是我的,其余所有有妄念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。

脑洞1——金丝雀2

    今天我也在想念你,我亲爱的小金丝雀,想念你金色的长发,想念你蓝色的眼睛,想念你白色的裙角,想念你的一切。
    我第一次见到你,是在你十三岁的那年,那个花蕾般的年纪。但你是不会知道的,因为更准确的说,你见到的并不是我,而是“他”,我却确确实实的见到了你。
    在他和你的母亲交谈的时候,你就在不远处的房间里。房间的门半掩着,里面的景色却足够引人注目,虽然当时仅仅只是一瞥,但真的让我久久难忘。
    阳光透过巨大奢华的玫瑰窗,把万千斑斓洒落一地,而这所有的一切,在你的美面前也只能沦为陪衬。
    你穿着一身白色丝制长裙,静静的坐在一张带着软垫的椅子上。粉色的蕾丝生与你的袖口与裙角,同色的腰带束起你纤瘦的腰身,及肩的金发温顺的散在身后,白皙的面庞上蓝色的的眼睛是如此清澈,斑斓洒在你的眼底,就像是海洋中沉沉浮浮的荧光。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,看着半跪在你脚边的女仆在圆桌上的玛瑙杯中斟满热可可,白色的雾气上升,模糊了你的面容,带着一股朦胧的感觉。
        只那一眼,就让我难忘。
    想起那天的事,我既遗憾又庆幸,遗憾的是你那天见到的是他,不是我,我错过了与你的第一次相会,庆幸的是如果当时你见到了与你母亲交谈的是我,估计你今天就不会再叫我怪先生,而是叫一个长辈吧。
        你不会知道,在见到你的那一刻,我真是欣喜若狂。这并不是因为神明,你一定听到了我的话吧,帝国的珍宝,我心念的你。
    更何况,你的母亲也不会让你和我接触的,如果她真的爱你的话。
    不过,我们还是见面了,难道不是吗?我亲爱的小姐,我亲爱的小金丝雀。

脑洞1——金丝雀1

    “早安,我亲爱的小姐”我递给你一束带着露水的粉玫瑰,在阳光下它显得格外娇艳
    “早安,怪先生”你笑着接过玫瑰,粉色的玫瑰衬着你白色的衣裙,晶莹剔透的露珠就像是你领口镶嵌的钻石,你金色的长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蓝色的双眼如海洋般迷人,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心醉
    我突然觉得不该送你这束玫瑰,因为它的美在你面前不足万一,它成了这幅画中的败笔
    “怪先生,您今天又拒绝了阳光的拥抱”你看着我头顶上的黑伞眨了眨眼,那样子十分可爱“您还是那么的怕热吗?”
    “这也是没办法的,我亲爱的小姐,毕竟它太热情了”我笑着应下你的话,看你遮住嘴发出轻笑,你白皙纤长的手指触到嫩粉的唇,修剪精致的指甲带着健康的光泽,手腕上粉色的水晶手链随着动作下滑,却又被袖口白色的蕾丝恰到好处的留住
    其实我并不是因为怕热,只是讨厌而已,它会让人看到不应该看的东西,它也太耀眼了
    “怪先生,您一直都是一个人吗?”你抬起头望着远处的大海,风吹起你金色的长发,在半空中勾出缱倦的幅度,白皙的脸庞在阳光下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,你那双美丽的眸子半垂,带着一丝忧愁,与刚刚那个俏皮的你完全不同,但不可否认的是一样美丽
    “大部分时间,是的”很抱歉,我又一次对你说了谎,因为我并不想让你知道我本质上是什么东西,你一定不想知道的。我转过身和你看着同一片海洋,浪花起起落落,激起的白色泡沫就像是小美人鱼破碎了的生命,但也只不过勉强比的上你裙角的蕾丝花纹
    “您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,亲爱的小姐”我问出了这个没用的问题,希望可以和你多聊几句
    “不,并没有什么”你转过头看着身边的我,眼底的笑意真实且柔和“我要走了,怪先生”
    “希望您今天过得愉快,我亲爱的小姐”我朝着你笑了笑,时间过得真快
    “您也是,怪先生”你坐在马车里,笑着对我挥了挥手“再会了,怪先生”
    “再会,亲爱的小姐”我同样挥了挥手,你的马车驶向前方,渐渐的只剩下一个小小的黑点
    “再会,我亲爱的的小金丝雀”我轻轻的补上一句,脸上仍然是温和的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