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ire

脑洞1——金丝雀4

    日安,亲爱的小姐。就在昨天,我终于知道了你是为什么而烦恼。说实话,这让我感到非常的意外,你完全可以相信我,我亲爱的小姐。能为你处理这件事,完全是我的荣幸。
    你不知道,我多么想把你拥在怀里,就好像拥抱我永远也触不到的光,告诉你不用担心,对你说你是我的。但我怎么能去玷污你。
    而更让我不悦的是,你身后的“尾巴”仍然没放弃。
    前几日,为了知道你是为什么而感到愁闷,我去询问了一些平日里相熟的女士,希望在她们轻摇的羽扇和摇曳的酒液中能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。但她们在我心里,还比不上任何一块被你足尖亲吻过的土地,她们根本不配与你相提及。如果让你感到丝毫被当做谈资的不悦,我会在事后把她们全部处理干净。
    我从她们那儿得知,你的父亲,卡贝斯公爵最近遇到了一些比较微妙的小困难,这让他身陷泥潭,以至于很可能再维持卡贝斯的荣光。因此他求助于亚当斯公爵,甚至想要让你成为他的儿子,那个齐马的妻子,来加固他们之间的关系,计划也才能继续。
    知道这个消息,让我有些出乎意料,毕竟他明知道那个家伙是个有名的齐马,摘下的娇花能够堆满他的花园,名声甚至已经传到了大陆的西岸。他还坚持这么做,不顾你的本意。我曾经认为他是爱你的,他视你为掌上明珠,看来这只是因为筹码会更大吧。
    但这却让我有些忍不住的高兴,这说明你遵守了我们之间的约定,并没有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别人。不然,你的父亲第一个找到的应该是我,哪怕他明知我的身份,也明知我的年龄。而不是去找那个亚当斯公爵。
    这也提醒了我,要采取措施了,我亲爱的小金丝雀。相信我,没人能让你做你不愿的事
    在做完决定后,我仍然忍不住想象,如果我把这些事透露给你的父亲,他一定会让你嫁给我吧,我亲爱的小姐。
    而你会开心吗?
    我望着窗外,金色的阳光一如你的发尾,蓝色的天空与大海好像是你的眼睛,而浪花就仿佛那天的你脸上抹不去的哀愁。好像眼前又浮现出了你的脸,我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,却又在即将触碰到阳光时突然放手,或许我的确不应该占有你,你是那么的美好,也是那么的耀眼,就像是这窗外的阳光,虽然它比不上你分毫,但我却突然找不到任何能够让我来形容你的词汇。或许你的确应该在阳光下,而不是在我身边的阴影里,我亲爱的小金丝雀。
    至少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   

   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