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ire

脑洞1——金丝雀5

    在山路上,我看到那个齐马的车夫正驾驶着一辆棕红色的马车,车后是他们的家纹——一只翻飞的,长着黑龙头颅的火焰巨鸟。两匹上好的骏马并驾齐驱,健壮的车夫正挥舞着马鞭。而他就坐在里面。
    当那辆马车来到悬崖边,我看到他的车轮迸出了几粒碎石,但他们的下场不会比碎石好多少的。我把它掀了下去,听着那个齐马的大声呼喊,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吧。他怎么配拥有你呢,我亲爱的小金丝雀。大马士革玫瑰已经开遍了爱丽丝之园,伴随着温暖的风,醉人的香气能晕染整个王宫,却仍然不及你的万一;白桥的金粼早已浮动了万千岁月,在每个拥有骄阳的清晨,金色的薄雾能笼罩整片海域,也比不得你裙角的一抹轻纱。你是那么的美,以至于所有形容美的词都在你面前黯然失色。
那个可怜的车夫先被甩了出去,肢体摆出一个奇特的姿势,沉闷的一声后在崖壁上开出了一朵大大的红,他没来得及叫出声来就已经不能说话了。那两匹上好的骏马先是一匹折断了脖子,一匹摔断了腿,紧接着摔断了腿的那匹的脊椎重重的砸在一根伸出来的树干上,周身的皮毛也被刮的翻卷,让那棵树上开满了红色的的花,鲜嫩的绿叶衬着艳红的花煞是好看。由棕变红的两匹骏马拉扯着马车飞快的朝着死亡的国度奔去,就好像被技术高超的车夫驱赶着。
    当然,至少要比刚刚那个更高超。
棕红色的马车直坠崖底,有着龙头的巨鸟也被茂密的枝叶缠绕,带着一些飞溅上的红色,就像是真正的它身边一直围绕的,永不熄灭的火焰。而那个齐马已经没了生息,这个认知让我感到格外的愉快。
  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夜莺,他不应该去碰别人的笼子。更何况你并不是笼子里的夜莺,而是一只连我也舍不得放进笼子里的金丝雀啊,我亲爱的小姐。
    你注定与我相遇。

评论(2)

热度(3)